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政资讯 > 民政风采
参战退役士兵创业之路
字体[ ] 【发布日期:2017/7/17】 信息来源: 本站原创 【视力保护色:         】  浏览次数:2150

        李万祥生于1963年6月,艰难贫困的生活历练出他的自立和老成。18岁初中毕业,为了不再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,他放弃读高中,背着父亲报名参军--——江苏徐州,坦克二师。那时的徐州虽然不算十分繁华,对于他这个来自落后贫穷的乡下人看来已是人间天堂:宽敞的马路、整齐的街道、众多的楼房,人来车往、火车隆隆,热闹非常。他喜欢上了徐州,喜欢上了城市。正是那时,他有了梦,他希望自己可以在城市里安家、生活。机会来了,从1979年2月开始,中越边境爆发军事冲突。1984年,他受命随12军作为预备部队远赴老山。他跃跃欲试,既要保家卫国、又要在战斗中勇往直前,成为一名战斗英雄,那他就有可能留在城市里生活了。谁知在老山防御一年后,中越边境军事冲突结束,他又回到了徐州,并于1985年10月退伍返乡。

      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,再次回到故乡,李万祥被故乡的贫穷、落后震撼了:泥土路窄窄的,晴天灰尘弥漫、雨天一路泥水;低矮破旧的土草房,杂乱无章地拥堵在一起;到处是污水、到处是垃圾,脏兮兮的,让他无处下脚。村里的人们还是老样子,一个个浑浑噩噩混日子。那时,沱湖水面的水产养殖由政府部门组织进行。每到金秋蟹肥之时,无所事事的村民白天睡得足足的,晚上就出去偷螃蟹。腿脚慢的被抓住,罚款、拘留;暴力反抗的被判了刑。腿脚麻利的,侥幸逃脱,卖了螃蟹就买酒喝,喝醉了就红着眼、红着脸,在村里、街上学走螃蟹步,横冲直撞,两句话不投,就口角就对骂就撕扯打斗,打得满脸血污,往街边一倒,呼呼大睡。看到这些,李万祥的心隐隐作痛。同时,他的梦也愈加清晰:既然他不能在城市扎根,那他就要把乡村变为城市。要实现这个梦想,就要带领大家共同富裕,可如何才能致富呢?

      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祖祖辈辈生活在沱湖岸边,依然贫穷,致富的路子到底在哪里?李万祥在沱湖岸边徘徊,苦苦地思索着。走累了,就席地而坐,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。一只沱湖野鸭游到他的面前,头左转一下右转一下,黑豆豆的眼睛好奇地盯着他看,还冲他嘎嘎嘎嘎叫了几声。他觉得那叫声很刺耳,仿佛在说傻傻傻傻。他恼怒地捡起小土块扔过去,野鸭扑腾起一片水花,狼狈逃窜。他笑了,笑着笑着,一拍大腿,对,养野鸭。我是真傻,为什么早没想到?

就在他为找到致富路子而欣喜的时候,又一件喜事临门。同村的丁老先生相中了貌不惊人的李万祥,要把女儿丁传芹嫁给他。丁传芹知道后,一个劲埋怨父亲:他有啥好的?个头也不高,细眉毛细眼像个大闺女,还当过兵呢,哼!丁老先生乐了:人不可貌相,沱湖水不能斗量。嫁给他准没错,听我的。

       1986年,李万祥结婚了。战友们听说了,相互通知,一下来了十几个。白天亲朋多,没时间在一起叙,晚上几个要好的战友斗酒斗嘴,闹得不亦乐乎。李万祥把自己的想法一说,大伙七嘴八舌议论开了。这个说,这路子对,改革开放,都有钱了,饭店越开越高档,野味一定大受欢迎。那个说,野鸭养殖早就有了,枞阳就有训繁基地,离我那不远,我回去就帮你打听去。几个人越说越热乎,一直聊到半夜,害得李万祥新婚之夜进不了洞房。为啥?新娘子气得把门给插上了。

       说的容易做的难,找场地、建鸭舍、扎防护网、备饲料、备药物、请技术人员,万事俱备才能引进鸭苗。婚后第十天,李万祥就开始为野鸭养殖奔走,直到1988年春,野鸭养殖场才迎来第一批3000只鸭苗。野鸭生长速度快,70天平均体重就达2斤多,5个月左右开始产蛋,一年产蛋150个。一年时间,本钱就捞了上来。他迅速扩大规模,从村里雇了五个帮手。村里的人看到了希望,纷纷效仿,搞起了野鸭养殖,李万祥毫无保留地传授他们养殖经验。1989年,村委会换届选举,他成为全乡最年轻的村委会副主任。得到群众的认可,他的干劲更足了。

       1992年,野鸭保种提纯纳入黄淮海开发项目,县政府希望借此项目,打造一个县级野鸭保种提纯训繁基地,专门成立了野鸭办,在全县范围考察调研,最后选中了李万祥的野鸭养殖场。李万祥傻了,你让我养养野鸭还行,什么保种提纯,我从没听说过,怎么搞呀?不行不行。野鸭办领导笑了,我们是你的坚强后盾,资金投入、技术支持,要什么有什么。带领全乡、全县人民致富奔小康是目标,你就甩开膀子,放心大胆地干吧。

      带领全乡、全县人民致富奔小康,这句话说到他心眼里去了。他点点头,好,我干!注册成立沱湖水禽公司,建厂房、购设备,李万祥像一只飞旋的陀螺,往乡里、县里、市里跑,报材料拿批文转资金;往上海、枞阳、南京跑,购设备、考察种苗、参观学习。几个月下来,人瘦了一圈,身材更苗条,更像个大闺女了。1994年,沱湖水禽公司一切步入正轨,公司厂房、办公楼就建在沱湖南岸,现在的朱元璋品蟹亭附近。站在二楼的走廊,迎着湖面吹来凉爽的风,李万祥意气风发,他感觉圆梦的日子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 天有不测风云,1996年6月28日、7月3日、7月14日,在不到20天内连降三次大雨,累计降雨量达350毫米以上,沱湖水面暴涨,上游的洪水又山峰似的压下来,厂房一楼被洪水淹没,机器设备和几万枚种蛋都浸在水中,湖面养殖的野鸭也被洪水卷走,沱湖水禽公司遭受灭顶之灾。沿湖、沿河的养殖户也是损失惨重、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   公司是垮了,可公司里几十个员工的工资怎么办?李万祥只好挨门讨要鸭苗款。跑一家,哭丧着脸说,全跑光了,血本无归,你能再赊一些鸭苗吗?跑一家,怒气冲冲地说,政府非要我养野鸭,这下好,全泡汤了,我正要找政府的麻烦呢,你和我一道去。再跑一家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李经理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你就饶了俺吧,你看看,家里都揭不开锅了。又跑一家,拍拍他的肩膀说,兄弟,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,你看着办吧。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们公司花的钱还不都是国家给的。

      黄淮海项目是投资了几十万,可是建厂房、购置设备、引进种蛋就花去了一大半;今天这个部门来观摩,明天那个单位来学习,招待费又是一大笔。资金周转早就很困难了,没办法,只能拖欠员工工资。李万祥一咬牙,把家里的积蓄全部取出来。他把员工召集到一起说,对不起大家,我把所有的家当都拿出来了,也只够发你们一半的工资。你们放心,剩下的一半,我保证五年之内还清。你们要是不放心,我给你们打欠条。结果,没有一个人让他打欠条。

      李万祥木桩似的立在沱湖岸边,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看着波涛汹涌的湖面,大脑一片空白。湖面上几只野鸭嘎嘎地叫着,好像在说,垮了垮了。又下雨了,越下越大,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、打湿了他的衣裳,雨水在他的脸上肆无忌惮地流淌。一把雨伞遮过来,一个轻柔的声音说,俺就知道你在这里,回家吧。他知道是妻子来找他,他的心更痛。他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默默地看着妻子。妻子搡他一把说,扭扭捏捏像个女人样。有什么大不了的,回家。

      痛定思痛,李万祥找到了这次失败的原因:步子迈得太大,他缺乏经验,缺乏科学的企业管理知识,更重要的是缺乏风险意识,沱湖水患隔几年就会有一次,他却没有做一点预防措施。他决心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地向前走。那时,沱湖水面已发包给沱湖渔民进行水产养殖。他承包了500亩,养螃蟹、养鱼,什么挣钱养什么。他要完成再一次的原始积累,他在边干边看、寻找更好的致富门路。

       2000年,李万祥被任命为浍河村党支部书记,他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村民们有了承包水面,一个个摩拳擦掌,干劲十足。几年下来,手里都有了余钱,想在岸上建房盖楼。他向乡政府做了汇报,希望对沱湖街道建设做一个长远的规划。乡政府很重视,请专家来做规划。于是,沱湖街有了纵横五条路,渔民上岸建房,必须依路相建,不许伸前或退后。道路拓宽了,铺上了柏油路面,路两边栽上广玉兰,落后的乡村渐渐有了城市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 2000年底,沱湖被省政府批准建立省级自然保护区后;2004年,第一届中国(苏州吴中)螃蟹文化节,沱湖荣登“中国十大名蟹”榜。在众多渔民集中、单一养殖螃蟹时,李万祥已尝试着增加沱湖水产品种类,进行水产品加工,以增加沱湖水产品的市场竞争力,进一步提高利润。比如沱湖咸鸭蛋、草鱼干、螺丝鱼干、千头鱼、银鱼、刀鱼等等。尤其是沱湖咸鸭蛋,煮熟切开,白如玉黄如金,露珠似的油滴慢慢溢出,黄橙橙亮晶晶,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,令人垂涎三尺。一经推出,供不应求。于是,便以高出市场价从野鸭养殖户手里大量收购。

       2005年,李万祥再次注册成立了一个公司——安徽省金沱湖蟹业有限责任公司,以自己承包的千亩养殖水面为基地,吸收其他养殖户加盟。自发形成了公司+养殖户的发展模式。现在,金沱湖蟹业公司实有员工16人,加盟养殖户近40户。有配送厢车两辆,为大客户及时送货上门。

       尽管每次参加水产品展销会,总是赔多赚少,只要来了邀请函,李万祥总是如期而至。有人说他傻,他咧开嘴笑了,参加水产品展销会,能扩大沱湖螃蟹、水产品的知名度。沱湖螃蟹、水产品名气大了、身价上去了,众多的养殖户和经营户都会受益,这有什么不好的呢?

       好朋友见面总爱问,万祥,今年又挣了多少?他摆摆手,不贴钱就是赚。和气生财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

中国人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,家和万事兴旺、人和国家强盛。李万祥就任浍河村支部书记以来,村民们致富热情空前高涨,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有水产养殖的、有跑运输的、有经商的、有外出打工创业的,村里几乎没有闲人。喝酒闹事的现象也极少发生。浍河村年人均收入也由过去的不足千元到如今的年人均收入超万元,浍河村也因此荣获省市级五好党支部、省级一村一品示范村、美好乡村示范村等诸多荣誉。

      无事的时候,李万祥依然喜欢在沱湖岸边溜达,看看金光闪耀的湖面,回望城市般的乡村,他应该很惬意吧。一只野鸭在水里冲他嘎嘎叫,好像在说,哇哇,你终于成功了。他笑了,自言自语道,这算什么?哼。看来,他又有了新的梦想。

      心若在,梦就在。追梦的过程是艰辛的,但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

版权所有:安徽省民政厅 皖ICP备05003965号
制作维护: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
办公地址:合肥市濉溪路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