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政资讯 > 民政风采
最美的时光——长丰县儿童福利院保育员和孩子们的故事
字体[ ] 【发布日期:2018/6/28】 信息来源: 本站原创 【视力保护色:         】  浏览次数:560

      幸福的童年是人生最美丽的一段时光,对于儿童福利院的孩子来说,他们同样也有着一段幸福而美丽的童年生活,因为有更多人的关爱,更多人的付出,为他们的坎坷划句号,为他们的新生带来美好。

      走进长丰县儿童福利院,只见院里院外摆放整洁有序,孩子们生活愉快,脸上充满了幸福感,保育员们有的陪孩子说话,有的给孩子换尿布湿。所到之处无不是一派欢快祥和的气氛。

      今年52岁的保育员高春云,丈夫在铁路上工作,儿子留学回国后也有着一份不错的职业,收入不菲。“我一个人在家闲着没事做,也是因为喜欢小孩子吧,2014年元月,我来到了福利院当起了这些孩子的妈妈。这里的孩子们都管我们叫妈妈。”高春云说。

      长丰县儿童福利院兴建于2011年,目前有21名儿童,6名保育员。2名保育员负责大孩子,4名保育员负责小孩子。高春云负责的是14岁以下的小孩子们的日常生活。保育员每天的工作是24小时制,24小时内每个孩子的吃喝拉撒,都要管理到位。“因为孩子有依赖感,一天一夜好照料一些。”虽然每个月只有1600元的工资,但是责任很重大。

     “不能听小孩哭闹,在这里是呆不住的。”高春云说,“孩子哭了,就要哄哄。”高春云说,印象最深的最难带的孩子是李梦雅,这个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,天气变化时,不舒服就会哭闹,“我一来就带她,有一次她住院治疗,我陪她在医院一住就是20多天,后来,梦雅被人收养了,我当时舍不得她走,难过好多天。这些孩子们带带就成自己的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 “现在院里最难带的就是田田。”高春云说,田田是2017年11月28日进院里来的。“当时连着小被子才3斤多重,瘦得皮包骨。田田患有先天性肠道闭锁,做过手术后,肠道功能一直都不太好,大便不成型,刚洗过,大便又下来了,孩子的小屁股成了红屁股,一个冬天,每天都要给她洗,洗过了擦上药膏,还要用取暖器烤干。现在身体好些了,她又吵吵让人跟她聊天,6个月大的孩子,嗷嗷地找人讲话。”

      高春云的儿子是学医学的,也非常支持母亲的这份工作,“他自己也经常去做公益活动。”

    “我们在这里,晚上从来没睡过安稳觉。喂奶、换尿布,盖被子,”今年53岁的刘传兰,家住县城福利院附近,她的眉眼间都是笑意,说起话来慢声细语的。她到福利院当保育员已经有五年头了。“习惯了,就成一种乐趣了。做我们这活儿,性格不能急躁。急性子人一般是干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  刘传兰说,在这时间久了,有感情了,两天不来就不放心这个那个的。每天来上班,孩子们都迎上来喊妈妈。工作的一天,每时每刻都要注意,乐乐眼睛不好,喜欢跑动,怕他嗑着碰着。安丰智力有问题,总怕自残到自己。田田没人聊天,没人抱,是不是又要闹了。都是她的牵挂。“这些孩子都是身体有残疾的,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,够可怜的了。就像苑苑,从下塘捡回来的时候,连奶粉奶瓶都没有,就是一个小被包着。后来从监控上看到,是从一辆面包车上扔下来的。这些父母真是狠心。”

      刘传兰说,这些孩子们吃饭,也是分别做的。除了喝牛奶的孩子,有的孩子只能吃流食,所以厨师们就要熬骨头汤,把菜、肉打碎,给这些孩子们吃。安丰牙齿不好,每餐都要一勺一勺地喂。脑瘫的涵涵,不能坐,智力有问题,每天还要妈妈们带他去后面康复中心做康复。“涵涵每次做康复回来,心情都特别好!饭都能多吃一点!”刘传兰边给他喂饭,边开心地说。

      今年40岁的王根生,有着男人一样的名字。从福利院刚建成,她就来到这里工作了。“我是负责大孩子的。你们以为小孩子难带,其实大孩子比小孩子更难带。”王根生说。“有时候放学了不按时回来,你说他两句,他还不高兴了。有几天都会对你不理不睬的。”

      大孩子指的是14岁以上的孩子,有的上初中,有的上高中。大孩子们有思想了,愿望也多了,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,以前院里还给他们零花钱,有的孩子把零花钱存起来去上网,打游戏。有一次有个大孩子放学后没回来,全院都出动人员去找他,还报了警,原来他去了网吧。“后来,院里就不再给孩子们零花钱了。你想要什么,只要是合理的,我们都会给你办到。”王根生说,

     “福利院就像一个大家庭过日子一样,孩子们和保育员就像家长和孩子,有矛盾,有亲情,也有快乐。日子一天一天的过,孩子们也在一天天的长大。”儿童福利院副主任郭云霞感慨地说。很多孩子走上社会后,回过头来觉得福利院是他们人生中最美丽的一段时光。(杨慧  金云云)

版权所有:安徽省民政厅 皖ICP备05003965号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0795号
制作维护: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
办公地址:合肥市濉溪路9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