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政资讯 > 媒体关注
淮南市救助管理站寻亲6年为她找到家
字体[ ] 【发布日期:2019/7/10】 信息来源: 中国社会报 【视力保护色:         】  浏览次数:1303

在怀远县仁和集村街头,工作人员向当地群众询问了解相关情况。(文/图  黄莹莹

  近日,在安徽省淮南市救助管理站的帮助下,流浪在外22年的邵某终与家人团聚。当看到丈夫吕某时,邵某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颤声问道“你还认得我么?”

  寻亲从接受救助那一刻开始

  邵某得到帮助的事情,要从她2013年被派出所送到淮南市救助管理站说起。

  当时的邵某言语不清,交流困难,工作人员无法获得其有效个人身份信息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照料,工作人员多次尝试与其沟通,仍无法获得有效信息。后经全国救助寻亲网、今日头条推送寻人启事,并采集了DNA信息进行比对寻亲和人脸识别,但均一无所获。

  在邵某得到救助的六年多时间里,淮南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一有时间就会与她交流,希望从她口中获得一些有用的信息,早日帮她找到家人。

  2017年底,邵某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。在一次交流中,她的口中蹦出了“阚疃集”三个字。虽然线索有限,但工作人员从中察觉到了希望,于是增加了与邵某交流的频次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随后的交流中,邵某口中还提到“利辛、鲍集”。2018年初,“利辛、阚疃集”等字眼在言语中出现的频次越来越高,经站里研究决定尝试带邵某到利辛县阚疃镇寻亲。

  然而,经过一天的走访,查无所获,工作人员只好把邵某带回站里。

  邵某的寻亲之旅因此陷入了僵局。

  在僵局中挖掘希望

  寻亲虽然一时陷入僵局,但细心的照料和治疗一直没有间断。今年年初,邵某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恢复得越来越好,更愿意和工作人员交流,于是工作人员再次对其行了重点询问。

  这次沟通的过程中,邵某说出了更多与身份有关的信息。她说父母都去世了,自己叫邵某侠,有一个姐姐叫邵某美,哥哥叫邵某明、弟弟邵某柳,姐姐家在陈集街南头卖东西,那有鲍集,经常去仁和集、阚疃集赶集,还有两个女儿……

  经过对长期以来邵某所说词汇的整理分析,工作人员发现“陈集、鲍集、仁和、双沟”等地名在怀远县都有。按图索骥,淮南市救助管理站与怀远县救助管理站取得了联系,但怀远县救助管理站在协查中并未查到邵某的身份信息。

  就此,邵某的寻亲路再次陷入僵局。

  多一份责任,多一点希望

  线索清晰,但为何总是查无所获。经过反复讨论,淮南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决定带着邵某再次进行实地寻亲。

  6月27日,4名工作人员陪同邵某前往怀远县进行实地寻亲。在怀远县救助管理站的协助下,一行人决定先来到淝河乡邵楼村实地走访。工作人员找到邵楼村卫生室,询问当地行医几十年的老医生是否认识邵某。老医生表示没见过。随后,工作人员又紧接着带邵某来到了“仁和集”“阚疃集”等地继续走访,仍一无所获。

  时间已到中午,工作人员来到了陈集镇派出所,在派出所查询过程中并未查到叫邵某侠的人,但查到了在三关村有叫邵某明、邵某柳的人。当看到其中一张图片时,邵某兴奋地叫道:“我妈妈,妈妈”。工作人员考虑到年龄问题,推断这不可能是她母亲,而有可能是她姐姐。实地寻亲有了新进展,工作人员信心满满,决定立即赶赴三关村。

  在去往三关村前,怀远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建议先到当地民政所,找熟悉村里情况的民政助理员帮忙查找。一行人刚到民政所,一位来办事的村干部一眼认出了邵某。据那名村干部介绍,邵某小名叫“小五”,娘家三关村的,婆家邵楼村的,两人小时候一起放过羊。

  于是,在那名村干部的带领下,一行人赶往邵某家。

  临近邵某家门口,一下车周围的邻居就认出了邵某,兴奋地说“这不是小五么,小五回家了!”

  在邵某家中,一眼见到走失多年的妻子,其丈夫吕某连忙揉揉眼睛,左右打量一会儿,急忙说道:“快进屋,进屋!”

  “都这么长时间了,还以为人早没了。今天她能回家,真是太感谢你们(政府)了。”吕某动情地说,邵某走失的时候,家里人也找过很长时间,但一直没有消息。那时候,两人的孩子还在襁褓中,住的还是茅草房。如今,他们的孩子已23岁了,家里也盖了新房。

  在帮助邵某寻亲成功后,淮南市救助管理站对邵某的身份信息进行了再次核实,在确认无误后,办理了离站手续。

  截至目前,像邵某一样,淮南市救助管理站已经帮助101名滞留受助人员寻亲成功。

主办单位:安徽省民政厅 制作维护: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 办公地址:合肥市濉溪路99号
皖ICP备05003965号 皖公网安备34010302000795号 网站标识码:3400000021 站点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