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页 政务公开 民政资讯 公共服务 互动交流 综合信息
  当前位置:安徽省民政厅 >> 综合信息 >> 民政风采 >> 浏览文章
 
民政影音
 
民政要闻
 
市县传真
 
媒体关注
 
通知公告
 
基础设施
我情愿做一辈子“兵爸爸”——记“兵王”父亲的拥军情
日期:2017年04月18日 浏览:

    4月17日上午,雨后初晴,在郎溪县钱桥村的一片茶园里,一垄垄茶树在春雨的洗礼下格外葱绿,柔嫩的新芽散发出阵阵清香。唐传海和妻子鲍爱银腰间系着茶篓,正在专心地采摘春茶。“儿子喜欢喝我们做的茶叶,他说‘喝了家乡茶,夜里不想家’,我们每年都会给他准备一些新茶,让他安心在部队工作。”唐传海一边采茶叶,一边笑着说。

    唐传海是宣城市郎溪县凌笪乡钱桥村人,今年67岁。25年前,唐传海把第一个儿子唐祖军送到部队接受锻炼,接着又把小儿子送到部队。二十多年来,唐传海和妻子扛起家庭的责任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他们总是想办法克服,从来不拖儿子的后腿。因为他们的大力支持,二十多年来,大儿子唐祖军因为事迹突出,先后荣立三等功二次,获得优秀士兵荣誉三个等等。

    “男孩子就要到军营锻炼”

    唐传海是一位地道的农民,他育有三个子女,唐祖军是长子。因为唐传海居住的是水库淹没区,土地较少,家里只有2亩水田,一亩旱地,经济收入完全来自于这些土地。三个孩子上学,这让唐传海感觉压力很大。“当时有人对我说:‘你现在苦点,过几年你儿子毕业能挣钱了你就享福了’。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让儿子毕业后去打工挣钱,我想,男孩子就是要到军营锻炼。”唐传海说。

   1993年11月,刚刚十八岁的唐祖军被父母送进军营,在东海舰队当了一名普通的士兵。几年后,小儿子也光荣参军。“当时两个儿子在当兵,女儿在黄山上学,那时候家里生活特别困难。”唐传海的妻子鲍爱银回忆道。

   因为儿子不在家,家里的重活累活都落在唐传海的肩上。春季插秧收麦的季节,别人家的儿子都回来帮忙,唐传海只能和老伴一起,起早摸黑,把麦子一袋袋扛回来,把秧苗一棵棵插下去;秋收秋种的时候,唐传海和妻子一镰刀一镰刀地收割水稻,一锄一锄地整地播种。家里还有一亩地的绿茶,每年春秋两季,也是采茶的黄金时期,一边是农忙,一边是采茶,唐传海和妻子忙得像陀螺,一刻也不停。忙完了田地,为了不给孩子增加负担,唐传海还要出去打工挣钱维持家用。看到唐传海夫妇那样忙,有的村邻就说:“叫儿子请假回来帮忙啊!不然把你们累死。”“累点怕什么,农民都是这样过的。”对村邻的好心相劝,唐传海断然拒绝。

   “我情愿做一辈子‘兵爸爸’”

   “孩子送到部队,我们也要时刻了解孩子的思想,不能让他思想出问题。”谈起对儿子的教育,这个身为农民的“兵爸爸”很有见解。平时,只要儿子打电话回来,唐传海总是反复叮嘱他们在部队要好好学习,服从组织安排。在部队二十多年,唐祖军很少有机会和家人在一起过个团圆年。2005年的腊月二十六,刚刚到家没几天的唐祖军接到部队通知,要求他立即归队执行任务。“好不容易回来过年,眼看就要到春节了,部队又叫他走,儿子当时不想走,我们也舍不得,但是军令大如山呐,不走怎么行!”在唐传海的劝说下,唐祖军带着妻儿,又踏上了归队的旅途。

    平时,无论是儿子探亲在家,还是打电话回来,唐传海每时每刻都在注意儿子的思想动态,只要发现儿子思想上有不好的苗头,唐传海就及时帮他指出并纠正。1998年,唐祖军探亲回来休假,在饭桌上谈起提干的事,他向父亲抱怨,因为学历原因,可能自己一辈子都是个兵。“兵有什么不好?能当一辈子兵是你的光荣。我情愿做一辈子‘兵爸爸’。”在父亲的教诲下,唐祖军放下思想包袱,在部队勤学苦练机械修理基本功,专业技术水平不断提高。因为技术精湛,唐祖军得到了组织上和领导的肯定,立功的喜报一个接一个传来。“这是2014年祖军到钓鱼岛执行任务时立的三等功喜报、这个是2014年他的优秀士官喜报,还有好多荣誉证书,都给他们带走了。”指着墙上张贴的喜报,唐传海笑得合不拢嘴。“祖军今年要转为一级士官了,他当了一辈子的兵,这是我们家的骄傲啊!”

   “不能拖孩子后腿”

   “孩子在部队能不能安心,家庭也是关键,所以家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从来不说。”对于儿子能在部队安心服役这么多年,唐传海和妻子做了很多,无论家里有什么事,他们总是报喜不报忧。

    1998年6月,唐传海在附近村里做活,妻子在茶园里采茶,一阵强劲的龙卷风突然袭来,唐传海家的房子屋顶被整个掀掉。唐传海赶回家后,看到眼前的残垣断壁,心里一阵慌乱。这可怎么办?这么大的事,跟儿子说吧?不行,不能让他分心。报告政府吧?也不行,家庭的事自己克服。可是家里没钱盖新房,只能修修了。第二天,唐传海叫来亲朋好友,把墙壁修修补补,重新按上屋顶,在旧屋里一住又是好多年。

    唐传海的左眼残疾,几近失明,妻子的眼睛视力也不好,视力的缺陷,让唐传海夫妇在做农活时吃尽了苦头。插秧割稻时,因为看不清田埂,唐传海经常在田里摔跤,总是一身水、一身泥地摸回家;看不清茶叶,他采茶时眼睛几乎凑到茶树上,脸上常常被茶树上的虫咬的又红又肿。2016年8月,唐传海去给水稻打农药,因为天气太热,打到一半时,唐传海心里特别难受,浑身大汗淋漓,因为眼睛看不清,他摔倒在稻田里,药水桶重重地砸在他身上。他硬撑着爬到田边的一片小树林里,等缓过劲来,又坚持把药水打完。“老伴问我怎么搞老半天,我说差点死外头了。老伴心疼得直掉泪。”唐传海说。这件事,唐传海始终没有在儿子跟前提起过。“他每次打电话都问我们身体可好,我总是说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在唐传海看来,只要孩子在部队好好的,再大的困难,他都能扛。八年前,退伍在家的小儿子因为意外不幸去世,沉痛的打击,让唐传海夫妇痛不欲生。当时有人建议把大儿子叫回来,唐传海强忍痛拒绝了。直到小儿子去世二个多月,在部队的大儿子才知道家中发生的不幸。事后,大儿子责怪父母没有让他和弟弟见最后一面,唐传海流着泪说:“当时你在南沙执行任务,我哪能打扰你。况且人已经没了,叫你回来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如今,已经年近七旬的唐传海每天为了生计在奔波劳累,虽然儿子总是打电话不让他打工、让他少采茶叶,但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农活。唐传海说:“只要我们能动,我就不能给儿子添麻烦,让他在部队安安心心地工作。”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唐传海在向来客介绍儿子唐祖军的立功喜报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唐传海和妻子鲍爱银在采茶


上报单位:郎溪县民政局
信息作者:郎溪县民政局

上一篇:老兵、村支书、新乡贤——李瑞祥的幸福人生 下一篇:淮北市方山公墓管理所职工陈贺:守护清明祭扫文明

 
版权所有:安徽省民政厅  皖ICP备05003965号
制作维护:安徽省民政厅办公室  Mail:ahminzheng@126.com
办公地址:合肥市濉溪路99号  技术支持:安徽晶奇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